分享到:

關於河北山東河南等地違規設立限高設施和檢查卡點嚴重影響貨車通行問題的督查情況通報

2020-10-09 10:20 來源: 中國政府網
【圓通香港】打印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貨運行業健康穩定發展,將保障交通骨幹網絡暢通,建設高效流通體系,作為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構建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新發展格局的重要內容。但是,一些地方在政策落實中仍然存在不少堵點難點。近日,根據羣眾在國務院“互聯網+督查”平台反映的問題線索,國辦督查室派員赴河北、山東、河南等地進行了明察暗訪,發現石家莊市、聊城市、淄博市、安陽市普遍存在違規在國省幹道、農村公路及城區外環主要過境通道限高設卡、隨意執法等問題,嚴重影響貨車通行效率和道路交通安全。現將有關情況通報如下:

一、部分地方在國省幹道及農村公路上違規設立限高設施,迫使貨車繞行逆行。督查發現,石家莊市平山縣違規在國道338設立限高杆,雙方向限高不等,南向通道限高4.5米,北向通道限高2.4米,貨車向北行駛進入縣城均逆行穿過限高杆,造成重大安全隱患。淄博市桓台縣在國道308違規設立3處高為3米的限高杆,臨淄區在國道233、省道228違規設立4處高為2.8米的限高杆,聊城市莘縣在省道247違規設立1處高為3.3米的限高杆,途經貨車只能被迫繞行十餘公里。上述行為違反了《公路工程技術標準》中“一條公路應採用同一淨高”“高速公路、一級公路、二級公路的淨高應為5米;三級公路、四級公路的淨高應為4.5米”等要求。

部分地市在農村公路上限高限寬過多過密現象嚴重。石家莊市藁城區在農村公路上設置限高杆82處,高度集中在2.2—2.8米,且缺乏必要的警示標識;鹿泉區宜安鎮政府周邊就有5個高度不到2.8米的限高杆。安陽市湯陰縣在農村公路上設立了34處限高杆,省道302湯陰段兩側村道設置多處高度僅為2.2米的限高杆。上述行為違反了《公路安全保護條例》中“縣級人民政府交通運輸主管部門或者鄉級人民政府可以在鄉道、村道的出入口設置必要的限高、限寬設施,但是不得影響消防和衞生急救等應急通行需要”等規定。

二、部分地方在城區道路及外環主要過境通道隨意限高,阻斷貨車通行。督查發現,石家莊市僅三環以內道路就建有限高杆222處,其中固定限高為2.8米的有103處,升降限高為2.8—5米的有113處,固定與升降組合限高有6處,城市公交車在部分路段需要緊擦着限高杆才能勉強通行。限高設施價格高昂,一套限高杆再配置相關控制設備造價多在30—50萬元之間。石家莊經濟開發區安裝8個限高杆,造價達237萬元;藁城區興華路與藁梅路路口安裝1個升降式限高杆,造價高達52萬元。安陽市湯陰縣在縣城區設置限高杆20處,涉及湯陰縣環境污染防治攻堅戰指揮部辦公室(以下簡稱“攻堅辦”)、公安局、交通運輸局、韓莊鎮政府、伏道鎮政府、白營鎮政府等多個設置主體,其中固定限高僅為2.2米的有17處,升降限高為2.2—4米的有3處。聊城市莘縣東昇路、濱河北路、鴻圖街等路段設立了多個高度僅為3米的限高杆,且未科學合理設計繞行方案,影響貨車正常通行。淄博市高青縣在外環路上任意限高,其中位於北外環大張路口的限高杆由於損壞失修,形成道路北側無限高、南側有限高的情況,包括危化品運輸車輛在內的大型貨車從北側逆行通過,存在較大安全隱患。上述行為違反了《城市道路交通設施設計規範》中“城市道路原則上可設置限高架,但是不能造成二次事故”,《城市道路工程設計規範》中“貨車行駛城市道路最小淨高為4.5米”等規定。

三、部分地方亂設卡點隨意執法,交通組織管理混亂。督查發現,聊城市以應急減排為名,從2019年7月19日起違規在省道706聊城西外環北段、北外環西段設置4處限行卡點,對過境8噸以上重型柴油車禁行,現場由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隊外僱的保安對來往車輛進行限行、勸返,檢查卡點現場既無尾氣檢測設施,也無貨車稱重裝置,“8噸以上”“過境重型柴油車”等規定僅由保安目測;對部分確需進出限行區域拉貨送貨的車輛,由保安扣留司機證件作為抵押憑證。安陽市湯陰縣禁止重型柴油貨車從京港澳高速公路安陽南(湯陰)出入口中駛入,在高速口周邊三個可通行的路口限高設卡,交由非執法人員負責值守,強行阻斷國省幹道。安陽市安陽縣在國道515湯陰界至瓦店高速段道路維修結束已恢復正常通行4天后,在未發佈任何公告的情況下,擅自對國道進行二次封堵,造成大量車輛滯留、繞行。同時,安陽市制定的《柴油貨車路檢路查聯合執法檢查站考核辦法》對抽檢數量和不合格車輛檢出率作出明確要求,對於分數排名靠後的單位每月進行通報批評甚至約談問責,直接導致當地過度執法問題頻發。

四、部分地方貨車通行證辦理難,抬高企業辦事成本。督查發現,石家莊市辦理貨車通行證只能線下辦理,辦理難度大,導致辦事企業在不同部門間多次輾轉。據石家莊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提供的數據,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9月16日該市禁行區域內行駛的黃牌貨車每月平均16625輛,而未持有通行證行駛的黃牌貨車每月平均13042輛,佔78.4%。限行規定和證件難辦讓大部分司機硬着頭皮闖禁行、吃罰單,2020年5月1日至9月16日未辦理通行證行駛的黃牌貨車被罰27350次,罰款金額273.5萬元,扣除82050分。當地帶車黃牛叢生,按照每車每次150元收取費用,當地某民營企業2019年以來僅用於黃牛帶路的費用就達到32100元。淄博市臨淄區部分區域禁行貨車,個別路段的通行證不能網上辦理,只能按交警部門作息時間線下辦理。安陽市區柴油貨車通行證辦理需經過各縣區攻堅辦、市環保部門、市攻堅辦、市公安局逐個審批,辦理時間長,從幾天到幾十天不等。上述行為違反了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快道路貨運行業轉型升級促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中“進一步完善城市交通部門配送運力需求管理與公安交通管理部門車輛通行管控的聯動機制,優化車輛通行管控”;公安部《關於進一步規範和優化城市配送車輛通行管理的通知》中“要簡化通行證審批手續,簡化流程、精簡材料、壓縮時限,高效辦理配送車輛通行證”等要求。

五、部分地方限高限行限證,增加貨運企業和貨車司機不合理負擔。督查發現,石家莊經濟技術開發區在多家企業門口通行要道設置多處限高杆,導致每日運送貨物的司機需要多繞行10餘公里。某運輸企業反映由於道路通行不暢每年要補貼油費和補助司機36萬元,該企業在2018年通過全國統採購置25輛新能源車,但因車身高度3.1米難以通過當地限高杆,其中的20輛一直未投入使用。聊城市莘縣作為蔬菜大縣,在通行要道設有多處限高設施,致使大型貨車只能穿行鄉村小路,增加油費和人工成本,途經村莊、學校也存在較大安全隱患。安陽市多名司機受限行管控影響,貨車運行只能改道或繞行安林高速,每車每趟往返需要多花500多元,總體利潤下降30%左右。

六、部分市縣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專項清理工作流於形式,出現大面積瞞報漏報現象。2019年7月10日起,交通運輸部在全國範圍內開展為期半年的公路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專項清理行動。督查發現,山東、河北、河南等地部分市縣在專項清理工作中敷衍了事,工作走過場,整治不徹底,造成摸底排查和清理規範數據嚴重失真。聊城市在專項清理行動中,僅茌平區等3個區縣排查報告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86處,莘縣等5個區縣以電話形式進行所謂“零報告”。在督查組督促下,經再次排查整治,聊城市共有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703處,莘縣等5個縣區漏報瞞報359處。淄博市去年共排查出限高設施402處,僅拆除63處,其中張店區、臨淄區有88處淨高不足4.5米的限高杆,以保護道路的名義、補辦相關手續的方式予以變相保留。石家莊市藁城區在專項清理行動中,共排查出限高限寬設施21處,本次督查發現實際設置限高限寬設施126處,台賬與實際存在較大差距。安陽市湯陰縣在專項清理行動中,共排查出限高設施和檢查卡點33處,擬拆除30處,但大多未及時拆除。本次督查發現當地未將2019年以環保名義設立的21個限高設施和檢查卡點納入清理範圍,2020年1月又以防疫名義設立的4個檢查卡點延用至今。

督查發現的上述問題,充分暴露出一些地方未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決策部署,對暢通國民經濟循環和建設現代流通體系的重要性認識不到位,缺乏全局觀念和大局意識,依法行政意識淡薄,為了局部利益和完成考核指標,隨意決策,任性執法,一味限高限行搞一刀切,在公路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專項清理工作中懶政怠政,搞變通、打折扣,甚至陽奉陰違、弄虛作假,導致公路運輸“大動脈”不暢,“微循環”難通,嚴重影響了貨運物流暢通,增加了貨運企業和貨車司機不合理負擔,既有違保市場主體、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的工作要求,也不符合統籌推進現代流通體系建設、為新發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撐的發展方向。

經督查組實地督促,石家莊市、聊城市、淄博市、安陽市及有關縣區已對轄區內限高限寬設施和檢查卡點重新開展摸底排查和清理規範,對違法違規設置的限高設施和檢查卡點進行拆除。國辦督查室將密切跟蹤有關工作進展情況,督促推動問題整改到位。


【圓通香港】 責任編輯:宋巖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